大城市买房记

愿意再回到当初卡内余额不超过1万元的时代了。

杭州买房者的泪

今年,杨超(化名)在河南农村老家过完正月十五才回杭州。

2016年,是杨超在杭州打拼的第7年。这次,他是带着喜悦回来的,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这是我在杭州扎根的一个转折。”所以,杨超才踏实地在河南老家陪着父母和一众亲朋呆了20天。

杨超要在杭州买房了——带着自己和父母省吃俭用攒下的钱,还有从舅舅家借的10万元,一共60万元。

杨超在江干区上班,去年领证、还没有办婚礼的妻子在西湖区上班,显然离市中心不太远的房子最适合杨超和妻子的需求。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虽然在计划之外,但杨超的妻子却在春节期间刚刚生了孩子,接下来的两三年还要面对孩子上幼儿园,紧接着上小学的问题。所以,尽管满足杨超需求的房子都很贵,他却也只能从中挑一个价格最低的,“哪怕面积很小都行”。

现在把房子买下来,孩子上幼儿园的时候差不多能“拿到钥匙”,这对杨超来说,还是个挺赶罗的事。

这次回来,杨超本来是很有信心成功买房的。在全力去库存的战略下,政府先后出台了力度惊人的楼市刺激政策:首套房首付降至两成、契税和营业税调减,而杭州又出台了放宽公积金贷款等地方性政策。上赶着不是买卖,按照杨超和大多数人的推测,这应该是个“买方市场”。

然而,终究没能是个“买方市场”。

回到杭州后,杨超非常不愿意看到的一幕发生了:杭州楼市瞬间开始火爆,大大超出了自己的心理预期。他又去销售现场看了看年前相中的一套万科的80平方米的房子,一平方米涨了1000元,这意味着总房价比原来多了将近10万元。

中专文化的杨超是一家销售公司的业务员,月薪在7000元上下。白天,他不断往返于客户之间跑业务;晚上,没事的时候他是滴滴专车司机。妻子的工资仅有3000多元,在杭州这个物价紧逼北上广的城市,杨超几乎要担负夫妻两人租房、吃饭、出行、人情和回老家探亲的所有开支。“我到杭州六七年了,攒了不到14万块钱,真是挺难的。”杨超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说,“为了我能在杭州买房,全家都使出所有的劲了,装修的钱还得这两年赶紧攒。”

但,杭州的楼市却等不及杨超的感慨。

刚刚回到家还没坐下的杨超,就接到了置业顾问的电话“您看中的那套房子已经被抢走了”。“就跟不要钱一样。”杨超说,还看见过两个人因为抢一套房子在售楼处打了起来。

杨超知道,自己的购房经历不是个例,他刚刚看了这些新闻:“2016年2月杭州全市新建商品房共成交7331套,环比1月减少40.5%,较去年同期增加58.4%,列历史同期第一位”“29日单日成交破千套”“2月27日城东楼盘杨柳郡二期首批房源开盘,均价虽由一期的1.9万元/平方米上涨到2万元/平方米以上,却在开盘3个小时后宣告售完”……

心像落空了一样,但杨超依然用手机在网上搜罗着房子。“有些3万多元一平方米的房子,我过半个小时再看就发现卖没了。”

没过多久,还在家歇产假的妻子给杨超发了一个链接,杭州中心区域江干区的一个楼盘,70年产权,价格竟然才9700元一平方米。如果买了这套87平方米的房子,能比原来便宜一半。

看了多次房的杨超知道,世界上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果然,他看到评价上写着“旁边有很多公墓”“离天子岭垃圾焚烧厂太近,有味道飘进来”。

杨超再次叹了一口气,他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买到房。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