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与你何干(图)

大连出版社大连出版社
郝岩 著

本土作家郝岩生动讲述发生在“赵氏三兄妹”身上的悬疑情感故事,折射出当代人在“寻找幸福生活”过程中的体验与感悟。

周雨晴拿过孙悟空的面具,戴在脸上,东瞅瞅西看看,然后抬手学着猴子的模样,做了个四处瞭望的动作,自顾笑了起来。周大妈也被女儿的样子逗乐了。她将剥好的鸡蛋放在粘乎的汤碗里,端给周雨晴:“连汤带蛋一块吃了,这老母鸡炖猪蹄子最下奶水了……”

周雨晴摘下面具,眼睛盯着电视里播放的奶粉广告,随口道:“有这么好的奶粉,我还喝这些汤干什么。”

“胡诌八扯,当初三鹿奶粉说的比这还花花,听他们瞎吹呼,裤子都提不上!”周大妈关了电视。

“怎么给关了?有点动静,锻炼孩子听力。”周雨晴急了。

“听力还用锻炼?该是聋子你锻炼到大天儿去他也听不着。月子里不能看电视,把眼睛累坏了,一辈子的事儿。”

周雨晴喝了口汤,皱起眉头,抱怨这汤连个咸淡味都没有。周大妈称坐月子不能吃咸,咸出病来,后悔就晚了:“这些老理儿都是一辈儿一辈儿传下来的,哪句都不是瞎说。”周雨晴争辩那都是老皇历了,根本没有科学根据。

周大妈反驳:“什么科学根据,科学还说生男生女都一样哪。那能一样吗?我就不信,你给他老赵家生个丫头片子试试,你腰杆能像现在这么粗?从农村出来的人,更讲究这个!”

周雨晴把汤碗放在床头柜上:“你和爸不也是从农村出来的。你生了我,爸不也没怎么着你吗?”

周大妈没好气地说:“幸亏他死得早,我还少受点儿气。”

周雨晴听老妈这样说,不禁笑了起来:“那你年啊节的,还惦记着给他烧纸、捎话儿,一回不落,忙得够呛。”

周大妈道:“那是两码事,他再不好,也是你爸,也是我男人。”

躺在婴儿床上的小家伙吭哧吭哧哭起来,一声紧似一声,越哭越嘹亮。周大妈一看,又尿了。急忙拿出尿布,准备给外孙换上。周雨晴一看,急了:“有尿不湿,你怎么又用尿布?黄不拉叽的,都快成麻线了,一点都不结实。”

周大妈满肚子道理:“铁丝儿结实,能夹到孩子屁股蛋里?”

周雨晴看着老妈忙碌,有些无奈,想到现在自己有钱了,该享受享受了。便和老妈商量:“妈,现在月嫂不好找。我请的这个护工还不错,我琢磨着出院了把她带回家,伺候我和孩子……”

一听雇人,那可是要花钱的事,周大妈立即反对:“带回家干什么?一个月三四千,你有钱烧的?有钱也不能这么个花法儿。常在有时思无时,莫到无时想有时。富日子得当穷日子过!”

听老妈这样说,周雨晴有些不高兴:“你就爱训我,老让我生气,我这还能下来奶水啊!”

周大妈被噎住了:“行行,你现在是富家太太了,我这当老妈子的连话都不敢说了。”周雨晴嘟囔:“谁不让你说了……”

周大妈不让女儿请月嫂自有道理。平常里自己就能伺候这个月子,赶上哪天自己有点事,还有正果照应,这个小姑子白住在家里,搭把手做做饭,洗个尿布那都是应当应份的。

周雨晴却不这么想,虽说正果平时挺勤快的,可毕竟那是小姑子,使起来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平时自己在家里对正果哪句话说重了,赵正大不说什么,那脸却拉得老长。关键是现在有钱了,请个月嫂也不过是一个月的事,如果这月嫂干得好,还可以留下来当保姆。

母女俩掰扯了半天,谁也没说服谁。周大妈害怕女儿生气伤了身子,便转移了话题:“你们家的事儿就是怪,嫂子生了孩子,这叔叔、姑姑连个面儿都不朝,可真有个稳当劲儿。”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