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途遗祸全文下载 669 又一个化身节txt下载

 舒妍说得很平静,那模样,那语气,让人不由自主的就想相信。WwW.XshuOTXt.CoM

 
但头一热,已经将锅直接盖到了伍家头上的宁彩桦却不信,她冷笑一声,“你们当然说自己无辜了。只怕这种说辞瞒不过我家长辈!伍家连这种话都信,也真是没脑子!”

 水馨无语的看着她。

 现在她真心觉得,和宁彩桦同行也是有好处的。

 这家伙怎么能比身为妖兽,不能真正懂得人心险恶的飞妙还要没脑子呢?和她一起走,真是觉得自己的智商得到了极大肯定。

 “舒妍”的话里有一个绝对的重点——水馨觉得,连自己都不能忽略的东西,那真是很明显了。

 加上她实在是好奇,水馨没让宁彩桦继续犯蠢,在背后跟了一句,“云边候——这是云国的爵位吧?承爵治理国家的不都是凡人吗?祭祀的话,哪怕是准圣女出身,也顶多是练气期修士吧?杀这样两个人,居然要侵扰有筑基修士坐镇的府邸,来作为掩护?”

 是的,当然,这才是重点。

 宁彩桦其实也没蠢到这个地步。

 只是她想起了自己在宁府中的所作所为,即是担忧气急,又觉得心虚气短,这才想要尽力撇开自己的关系而已——尽管确认了是宋家所为,似乎也不能撇开她的关系。

 听了水馨的这番话,宁彩桦也反应过来了。

 是啊。想要刺杀一个凡人(顶天了是个淬体期的武者,毕竟是武将)、一个练气期修士,用得着闹出那么大动静来作掩护?敢打上有不只一个筑基期修士坐镇的地方,杀那队夫妻不是随便?

 和水馨不同的是,反应过来之后,宁彩桦却是越发觉得对方的言辞有太大的破绽,看着伍秋晨一行人的眼神越发的不屑了。

 然而,伍秋晨却是反讽的看过来。

 “舒妍”也没有一点谎言被戳穿的尴尬,平静的回答道,“很简单。因为云边候钟奕承,其实是个兵魂剑修,而他的夫人洛钰,也已经筑基。”

 “兵魂剑修、筑基?”宁彩桦好像听见了一个什么特别好笑的笑话。“凝结了兵魂、筑了基,还留在九云府那种地方做凡间的侯爷、侯爷夫人?”

 “舒妍”点头,“等宁家的两位前辈来了,宁六姑娘大可向他们两人求证。另外,要通知一件不幸的消息。宁三夫人受了重伤,目前还不知具体情况如何。”

 不详的预感被证实了。

 宁彩桦发出一声哀鸣,后退了两步。

 但在同时,哪怕是她也知道,宋家敢这么说,只怕事实就真是那样了。

 云边候钟奕承,还真就是一个兵魂剑修。而她的夫人洛钰,也果然已经暗地里筑基。所以要暗杀他们两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才派人在九云府内搅乱。

 即让九云府内的高手无法分心他顾,也让九云府内的普通兵力被牵制。

 可是。宁彩桦也只能意识到这一步了。

 甚至这只是她的潜意识,所以她没有再纠缠下去。脑袋里没有形成明晰的念头。至于钟奕承是个剑修、洛钰筑基这件事、有人知道他们的身份暗杀了他们这件事,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她是没有这个精力和能力去考虑的。

 水馨却自然考虑到了这些。

 她狐疑的看着“舒妍”等人,一时间却也是千头万绪,不知道该从何问起。

 毕竟,“云边候钟奕承”和“洛钰祭祀”这两个名字,她不能说没有听过,却也仅仅是听过名字而已。

 从那个在九云府给他们做导游的少年口中。

 这两个名字背后的东西,他们的身世、经历、喜好。几乎一无所知。

 不过,既然宁彩桦靠不住,最终先开口的还是水馨。她似乎看着宁彩桦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的说。“舒姑娘特意到这里来,只是为了通告这几个消息吗?如果暗杀和s乱都是晚上发生的,而宁家两位前辈也参与了事后的调查,那么,现在应该已经有初步结论了吧?比如说,至少……那场s乱和暗杀中。到底出现了多少人手?”

 伍秋晨有些惊讶的看了看水馨。

 之前水馨也抓住了重点,但那重点太明显了,加上现在水馨的容貌太过平凡、中性化,很附和她武者的身份,又正暗合了伍秋晨心底“武者粗鲁”的印象,是以,伍秋晨这会儿才注意到水馨。

 当然,被雇佣的人比主人还要聪明,这也一样不是什么稀奇事罢了。

 只是……

 伍秋晨看看“舒妍”,“要解释吗?”

 “舒妍”当然知道伍秋晨的意思。宁彩桦逃婚,对伍家来说是莫大的羞辱。如果不是宁家才在之前的袭击中损伤惨重,伍家都直接和宁家撕破脸皮了。

 饶是现在已经不适合那么做,伍秋晨的态度,也依然一开始就不好。

 但不知为何,这个叫做“林欣”的女子,给了她一种亲切感。加上本来就不需要听从伍秋晨的意见,她很干脆的说了下去,“能肯定的至少有四个筑基修士,和十来个练气后期乃至于圆满的修士。”

 水馨见“舒妍”一副态度好的模样,立刻追问下去,“那送姑娘来九云仙坊报信之前,不知道几位前辈有没有什么结论?”

 舒妍道,“还是宁朔前辈提出了一点,他说九云仙坊虽然灵脉已经很相当单薄,忽然凝结还是有些奇怪。会不会与此有关。之前伍家就灵脉凝结一事有所怀疑吧?锁天大阵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人类有影响灵脉的手段。

 这点水馨在万花国上古d府那儿见识过。

 其他的修士,当然也会知道。

 不过,或者正因为见识少,水馨挑了下眉——这种手段就算有也不多见吧?上次就和神秘组织有关。

 伍秋晨的脸色更糟糕了,“也只是怀疑罢了,要把两件事联系起来,太牵强了。”

 “但是宁朔前辈说……”

 舒妍继续转述宁朔的观点,“因为灵脉凝结,附近的、路过的散修都在往九云仙坊集中。知道还有一段时间而暂时住在九云府的人也有不少,九云府最近的外来人许多。如云边候夫妻这样身怀秘密的人。平日肯定相当警惕。但在这种时候,也不免会有所放松、不得不放松……现在是最好的下手时机。再等些天的话,九云府的外来修士能多上一倍,到时候就很难保证刺杀不受打扰了——虽然是刺杀。但也是有短暂交手的。只是用阵法隔绝了。”

 大概之前舒妍都没说得那么仔细。

 伍秋晨这会儿也忍不住嗤笑一声,“你是说为了刺杀那两人,先凝结了我们九云仙坊的灵脉做铺垫?”

 “当然不是。”水馨忍不住c口说,“但这不妨碍他们借灵脉凝结的势,干点儿别的。”

 水馨的心底还晃过了另一种可能。那就是,保不定那为云边候还掺和了凝结灵脉的事情呢,现在那叫分赃不均。

 ——不得不说,兵魂剑修这个词,还是挺触动她神经的。

 她本能的就又想到神秘组织上去了。否则……

 兵魂主战,不但说的是修炼方式,也是说的性格。修仙资质是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性格的,旁门资质尤其如此。

 他一兵魂,不管先天后天,凝结了兵魂还在一座没有战争的城府里做凡人侯爷算是怎么回事?就算是下品兵魂。藏剑阁不收军神山也肯定会收的。

 也难怪水馨会觉得这背后有什么缘故了。

 不过,死者为大,人都死了,又没什么证据,这种猜测自然不好说出口。

 另一边,宁彩桦也渐渐冷静下来。

 母亲重伤的消息,自然是很震撼很惊吓的。但是,到底不在眼前,对着一干陌生人说什么惊吓,也维持不了多久。

 但是冷静下来之后。她也没有多想,只是朝着人冷笑道,“原来你们的灵脉凝结也不是自然,而是被人算计的。亏得你们还敢广发请帖。请人来分。根本就是害怕真正凝结成功的时候有人来抢吧!多叫点人,免得全家覆灭!”

 谁都看得出来这是情急嘴快。

 可看伍秋晨这一瞬间的表情,连水馨都看得出,宁彩桦保不定正中靶心。

 否则,伍家没有必要先行提出与宁家的联姻。

 反而联姻了,还会让其他人怀疑鉴宝大会的公正性。

 再说。就算是想要在云国留下一条后路,这样的联姻也并不保险。想要在云国留下一条后路,又何必接受宋家的示好,由着宁宋两家相争?

 如果说,伍家只是担心邀请来的修士不能保证苏家的安全,因而有意用联姻来换取一个有力的盟友,保证伍家能平安撤出云国,这似乎就很说得过去,逻辑上也通顺了。

 ……咦?

 水馨忽然发现,她似乎自然而然的,就已经肯定了“灵脉凝结是人为”这一点,明明没有什么证据。

 该说是对神秘组织的印象太坏吗?

 水馨思量着,是不是再从伍秋晨的身上,打探一些消息,或者,从“舒妍”的身上。但“舒妍”已经说完了该说的话,就和一个普通的下人一样,退到了队伍的后方。

 而伍秋晨则明显被宁彩桦激怒了。

 她本来按捺着自己,此时却露出了恶意的笑容,“我之前一来,就说要试试宁六姑娘的斗境,这可是认真的呢。若是不知道宁六姑娘的道境,到鉴宝大会的时候,怎么给宁六姑娘安排呢?”

 宁彩桦的脸色再次y沉下来。

 她哪里能有比试的心情?光想想宁家的反应就够了!

 可惜,事实不以她的意志为转移。

 当她看见水馨都领着小白向后推开了几步,空出了院子的大半之后,就意识到,伍秋晨没开玩笑,她则真的很难拒绝。除非她说自己放弃。

 “林欣,你不是我雇佣的保镖吗?”宁彩桦垂死挣扎。

 “是这样没错。”水馨一脸无所谓,“然而我不可能代你上夺宝大会吧?”

 “要你不能用万花剑法了,就算能代我上场又有什么用!”宁彩桦愤恨的咬牙,却又不肯下场。

 水馨都懒得辩解了。

 伍秋晨看出她的心虚气短,却是接连冷笑了好几声。只是,这次还不等她说什么,一个清冷的声音传进了众人耳中,“我不是该住这里吗?这么多人是怎么回事?”

 伍秋晨带来的人正好堵住了院子的门口,一时间却没反应过来。

 反而是水馨,这会儿已经退到了游廊之上,因为有几个台阶,这会儿却是恰好能看见站在院门外的人,直接在心底发出了一声哀鸣——

 院门外站着的,又是一个一身红衣的女子,光说长相,和“红前辈”十分相似。但穿着的红色衣服,显得更为保守端庄,若论气质,也更接近于水馨见过的凤幽,高岭之花,冰雪美人。只是眉眼之间,似乎有一丝抹不去的戾气。

 伍秋晨背后的人没有立刻反应过来,这个红衣女子已经一挥手,一道带着寒气的气劲,就已经卷着两个人甩了出去。那两人掉到了院门外面,女子的身后,整个身体都僵硬了。

 不是为别的,就是冻的,身上甚至都覆盖上了几分冰霜。

 水馨也是惊呆——这不是又一个心魔化身吗?为毛一个火系真君的心魔化身,居然能用冰系法力?

 伍秋晨那边就直接炸了。

 她们还没分出来这是两个人,也没想通为什么那么快就回来了。但只言片语之间就被人撂倒了两个是无疑的。

 伍秋晨顾不得宁彩桦了,却依然忍气吞声,“前辈这是何意?”

 没办法,伍秋晨带来的人,要么就是和舒妍“一样”的淬体巅峰,要么就是练气修士。毫无反抗能力的被撂下两个,对方实力已经很明显了。

 “你们擅闯我的地盘,又是何意?”第二个心魔化身冷冰冰的回了一句。

 说完之后,又是一道带着几分雪色的寒气卷出,这次却是直卷伍秋晨!和之前相比,这一次的寒气要凛冽许多!

 关键时刻,“舒妍”出现在了伍秋晨的跟前,出剑。

 貌似平淡的一剑,却仿佛海浪波涛,将冰雪包容!

 在水馨没有想到的时刻,“舒妍”向她证明了,她是海之剑意!(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txt下载小说仙途遗祸全文下载,如果小说下载不能搜索到,请及时通知我们。您的支持是对小说下载最大的鼓励。
小说仙途遗祸txt作品txt小说下载导航仙途遗祸免费电子书链接到本站只是为了让更多读者欣赏支持作者请到书店购买正。
本频道是一个免费小说阅读频道,仅提供小说仙途遗祸全文下载,txt下载仙途遗祸免费阅读内容者请自行删除。
如果作品浏览,或对仙途遗祸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小说下载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给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处理!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