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金融报——上海金融报新闻网

全世界有多少天才青少年?一个粗略的数据得以管窥。

美国有300万天才青少年。美国国家天才委员会的官网显示,按照1972
年马兰德(S.P.Marland,Jr)博士对天才青少年的定义进行推算,从幼儿园到12 年级的美国学生中,约有三百万学术天才,约占全美学生总数的6%。

1972年,马兰德向美国联邦教育总署提出著名的天才少年报告,其中关于天才儿童和少年的定义被美国国会采纳并修订。“天才和有才能者是指,那些无论在学龄前、小学、中学等哪一个阶段被识别的,具有已表现出来或潜在能力的儿童或青年,他们在诸如智力、创造、具体学术和领导能力等方面,或者在表演和视觉艺术领域被证实具有高度的能力,进而需要超常规的教育和实践培养。”

说白了,美国对天才选材标准比较宽泛。他们的对象不仅仅指牛顿、莫扎特、米开朗琪罗、达芬奇、爱因斯坦、爱迪生等取得伟大成就的人,而且指向更多“中等以上的能力或智力、强烈的动机、高水平的创造力的人”。

按马兰德的天才定义,21世纪的天才肯定不胜枚举。随着全球化、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当今的天才青少年们更多以极客或行业反叛者的面目出现。譬如,我们熟知的Facebook
创始人扎克伯格、谷歌创始人谢尔盖·布林,百变小天后Lady Gaga,以及一些天才程序员。近期,红遍互联网的阅读应用程序Summly
创始人、17岁英国青少年尼克·阿洛伊西奥是代表人物之一。12岁开始编程,15岁获李嘉诚投资,17岁公司卖了3000
万美元。从天才程序员到商界小奇才,他走上了盖茨、乔布斯、扎克伯格、布林等前辈的道路。

我们好奇每一个天才青少年背后的故事,以及培育他们的土壤。

我们好奇基因、家庭和学校环境、教育体制、国家、时代风气等这些变量,如何有趣地互相交织、加速并给予天才少年正能量。

就此,我们采访了美国霍普金斯天才教育中心,每年夏天这里拥挤着全美最聪明的孩子,曾经培训和指导过扎克伯格、谢尔盖·布林和Lady
Gaga,以及今年的TED红人、发明早期胰腺癌检测法的杰克·安德拉卡。

霍普金斯大学创建天才少年中心(Center of Talented
Youth,简称CTY)是全美历史最悠久、最权威的天才教育研究机构之一。校友包括了扎克伯格、谢尔盖·布林、Lady Gaga以及各界的精英人物。

美国霍普金斯天才少年中心学生正做实验。

“到处都是怪人、聪明人。”提起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天才少年中心(Center for Talented Youth,以下简称CTY
)的夏令营经历时,孟语潇如是说。

孟语潇,17 岁,就读于全国重点高中上海中学。13岁时,她通过SCAT 考试,成绩为1800分,顺利进入该中心的夏令营。

在她的年龄,大部分中国同学还承受着来自高考的压力。而孟语潇已经连续三年去美国参加CTY夏令营了。

自1979年朱利安·斯坦利博士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创建CTY以来,这一天才少年中心已成为全美历史最悠久、最权威的天才教育研究机构之一。2012
年,CTY夏令营已接纳了全球9450名学生,CTY在线教育则有超过12400名学生登记注册了。

1979 年,朱利安· 斯坦利博士(右)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创建了天才少年中心。

30多年过去,朱利安·斯坦利于2005年去世。这一中心已经实现了他的部分理想,最大化地发现、培育了最有天才的美国孩子。如今,CTY
的校友包括了Facebook 创始人扎克伯格、谷歌创始人谢尔盖·布林、Lady Gaga 以及政治、科学等各界的精英人物。

天才教育中心为从幼儿园到高中有天分的孩子主要提供三类教育计划:暑期夏令营(summer programs),在线教育(online
education),家庭学术计划(family academie
Programs)。CTY的学生们,通过全球“天才少年搜索”计划筛选而来,年龄跨度从幼儿园小朋友到十二年级不等。

自1979年以来,美国已经有100多万中小学生经历了霍普金斯大学的“天才少年搜索”计划,其中10万人通过考试进入到CTY学习。“这是一个很酷的地方,想想全美最聪明的小脑袋都挤在一起。”

“但是,如果你年满17岁,就再也不能参加CTY的夏令营了。”孟语潇说,“这一点让我很遗憾。很多参加过CTY
的孩子们,甚至对它终身难忘,也许就是迷恋那里的舞会、实验室、饭堂,或者一些奇怪的聪明人。有人长大之后,就干脆回来当CTY的“怪老师”。”

一、全球化的书呆子夏令营

每天早上六点,参加CTY 暑期夏令营的孩子们就会被准时叫醒。

九点左右,他们会集中到各个班级学习,一个班级大约12-18 位学生。

夏令营一般为期三周,有两期,从每年六月下旬持续到八月初。三周学费约4000 美元,可以选择走读或寄宿。随着全球化的到来, CTY
夏令营除了在美国,中国香港也有分店。美国除了巴尔的摩本部外,还有洛杉矶、西雅图、兰卡斯特等地。香港的CTY夏令营设在香港科技大学校内,不对中国内地学生开放,大多数内地学生只能去美国就读。

根据不同年龄段CTY 夏令营有三类学习课程,2-6 年级学生参加少年班夏令营,7
年级以上的学生则可以选密集学习夏令营或者学术探险夏令营。密集课程一般分科学、数学、人文和写作四大学科,2013 年选修课具体有40
多种类,从数论、神经学、存在主义哲学、乌托邦文学、拉丁语等,几乎都是大学课程。“亚裔孩子喜欢选修写作。”孟语潇说,“而夏令营里最热门的课程,则是美国学生钟爱的生物学。”而每个孩子,一次只能选修一门课程。

周一到周五集中上课,每节课大约一个多小时。除了课间休息和午餐,学习时间一直延续到下午两点半;三点五十分之后,孩子们会集中户外活动,比如打球、赛跑等。晚餐过后,大家可以一直讨论到十点。

夏令营期间,一般美国七、八年级学生一周学习时间达35一40
个小时,小学生每周学习时间为20个小时。寄宿制的学生每晚有一小时的自学时间,走读的学生则要求晚上在家完成家庭作业。

CTY的指导原则是“发现自我,采取向上跳跃式发展”。创始人朱利安·斯坦利的目的就是在搜索到少年天才后,通过“加速教育”给予他们接受更高一级学习挑战的机会。

这里的指导老师多为“大牛”。比如,著名的科学家塞缪尔·凯特左夫博士在这里任数学老师。他曾经是美国国家宇航局兰利研究中心的首席科学家;在CTY,塞缪尔博士的数学课程教材就是他的名著《数学物理之困惑》。

“有时候,你会觉得一堂课的时间有点漫长。”来自台湾的王子轩(化名)说,“因为整个夏令营,你只学一门课程。”他在11 岁时就参加了CTY
写作暑期班。那个夏天,老师发给他三本教材,《爱丽丝奇幻漫游记》、《芒果街的房子》等三本小说。“每天我们都会读一点,然后在课堂上和老师一起探讨心得。”

“事实上,在CTY 给这些天才孩子讲课,感觉就像是在开一辆车。” CTY 的数学老师迈卡汉说, “这感觉真是美妙。”

三周的学习结束时,指导老师会为每个学生进行评价。暑期学习的最后一天,指导教师会邀请学生家长参加见面会。夏令营的成绩不能换学分,却能带来荣誉和转换力。

“天分必须得到认可、培养,而不是迷失。有选择性的学术暑期计划可以完成这一使命,因为在这里,天才少年们遇到了和他们智力相当或者更优秀的同侪。他们可以就自己喜欢的话题自由交谈,而不用担心受到智商比自己低、反智的人的讽刺、恐吓。这些经历的价值是无法估量的,并不是所谓的粉饰。与偶像社交和有养分的课程,会使这些有潜力的孩子在将来更高要求的大学和学院里表现更为出色。这些课程可以提供更真实、宽阔、深度的教育,可以伴随孩子终身。”这是创始人斯坦利去世前在杜克大学的一段谈话。

二、天才搜索计划和一个国家的野心

“CTY考察的是孩子真正会什么。”查理斯·贝克曼说,“有些聪明学生即便在同年级考试中表现不佳,但来参加CTY 搜索项目时,却能非常出众。”

目前,CTY 通过“天才搜索计划”在全美50 个州,全世界110 多个国家找寻天才青少年。在美国阿拉斯加,亚利桑那州、加利福尼亚州等20
多个州,设立了官方办公室,其他州的孩子可以注册杜克大学的天才鉴定项目或者西北大学的天才发展计划等。但是,其他大学不提供夏令营和在线课程。所以,美国允许交叉注册,任何一个州的孩子都能申请CTY考试。而在海外,
CTY 在中国内地、中国香港、西班牙、爱尔兰、墨西哥、泰国、英国等数十个国家和地区都设立了考点。

从美国扩张到全世界,最大范围地搜索天才青少年这是创始人朱利安·斯坦利不变的野心。

1971年,在斯宾塞基金会的赞助下,斯坦利在霍普金斯大学主持了数学早慧青少年研究中心(SMPY)。1972 年,他和助手对巴尔的摩以及周围地区450
个天才少年进行SAT 考试,其中有20
多名学生因数学测验优异被录取。斯坦利为这些学生开设第一个“数学加速班”,对他们进行暑期和周末辅导。1979年,SMPY被CTY
取代。他开始在全美进行更为庞大的“天才少年搜索”(talent search model)计划,搜索在数学或语言上才能优异的天才。

截至2004 年,全美共有137 个大学对天才学生进行专门培养,而中小学实施天才教育计划的不计其数。 CTY是其中最权威的学术性机构之一。

每年10 月到来年2 月, CTY 在全美50 个州和全球进行考试。 CTY 项目分小学部和中学部,通过考试后,学生便有资格参加CTY
的夏令营和网上的远程教学课程。

斯坦利并不提倡天才学生利用跳级或提前入初中、高中或大学等传统的加速形式完成学业,而是鼓励他们利用暑期、周末以及平时的业余时间。根据自己的能力水平以加速或充实的形式加深或拓宽自己的知识内容。因此,天才少年搜索设计的教育计划是补充性质的,以使学生在学校之外的时间可以更好地满足自己的教育需求。

斯坦利开创的“天才少年搜索”被美国英才教育领域认为是影响最大、最系统的中小学学术英才学生鉴别和培养方法之一。斯坦利的天才搜索模型建立在三个主要心理学原则之上:1)学习是循序渐进的。2)孩子学习自有其变化速度。3)给孩子的需求提供匹配的教学内容是必须的。

三、天才,速成还是会速朽?

“当一个少年被贴上天才标签时,简直就是一个死亡之吻。”杜克大学天才鉴定项目的艾丽森教授曾说,她也在该大学从事少年天才教育研究。“有时候,你能走得多远和你是否真的抵达,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关键是你是否有转化的能力。”

第一次考试通过后,李华并没有让儿子王子轩去美国CTY
上课:“我从来没觉得这孩子是天才,相反小学三年级以前,子轩在语言、表达等反应上都属于比较迟缓的。”事实上,李华让孩子参加CTY
测试,恰恰因为她“内心的不自信”。

她决定让孩子大一点再赴美不迟。“我来自台湾,其实不喜欢拔苗助长。”她还担心,“速成的东西,容易速朽。”

在霍普金斯大学创办“天才少年中心”时,斯坦利曾不断遭受过这样的疑问——“少年天才,会否凋零得更早?”

斯坦利生前在CTY
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天才少年。当初,他遇见和培育的第一批天才少年已经人到中年,他们的人生又究竟如何呢?天才少年们会像电影《闪亮的风采》里揭示的那样—从此开始一段悲惨童年,成年后甚至会完全拒绝追求知识吗?还是会成为诺贝尔奖获得者?

对此,斯坦利的学生本博进行了近20 年的跟踪调查,发现“真实的人生是介于这两者之间的。”研究表明,当初参加CTY
的少年们大多初获成功。很多人在大学、世界500
强公司取得了相当高的职位,其中很大一部分人,是在他们特别年轻时就取得了这一成绩。当然,这中间还出现了异常优秀者,比如创建了谷歌的布林等天才。

2010
年,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的名誉教授弗朗西斯·施拉格在《教育周刊》中写道:“为什么美国人获取诺贝尔科学奖的比例,明显要高出许多?”答案是“诺奖最终都青睐于创新”。他最后说:“那些天才少年需要课堂以外的经验,就像CTY
所赋予的。聪明的孩子太需要时间、机会和鼓励了,全球皆然。”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