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末起加仓股市 信托谋转型融资功能渐弱

认为,整体来看行业转型初显成效,为2016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条件下信托行业的新发展和深层次调整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去年末加仓股市

2015年,信托资产规模波动的背后是不平静的资本市场。

上半年,伴随股市红火,信托业资产规模大幅飙升,快速突破“十五万亿元”关口。

此后,从2015年中,股市前后经历两轮暴跌。6月15日,上证指数从5170点高位突然掉头向下,此后指数下探至2850点。

伴随股市的大幅震荡,三季度信托资产规模15.62万亿元,环比二季度末下降1.58%,这是信托资产自2010年一季度以来,首次出现环比负增长。同时“杠杆牛”中的重要一环——伞形信托遭遇重大冲击。

2015年4月17日,证监会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宣布,不得以任何形式开展场外股票配资、伞形信托等,此后伞形信托被列入配资清理范围。截至当年9月30日,多家信托公司的伞形信托被清理完毕。

与此同时,证券投资类信托产品募集金额亦呈现明显的下降趋势。尤其是在去年6月15号A股阶段性见顶后,发行数量和金额呈现快速下滑的趋势。数据显示,去年二季度投向股票市场的资金信托规模为1.41万亿元,而三季度则降为0.9万亿。

此外,去年三季度也是信托业风险高发的一个季度。“黄氏路桥”、“华鑫4号”、“瞰金73号”等多个风险项目此时被爆出。而据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2015年三季度风险项目506个,比上季度末增加56个,规模达到1083亿元,比2014年同期增长31.51%,创近年来的最高水平。

8.11汇改之后,人民币贬值预期愈发强烈,在此背景下信托QDII额度使用率大幅提升。有业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部分信托公司由于QDII业务需求较大、额度趋紧,主动暂停了之前的部分通道业务,并以主动管理型跨境业务为主。

踏着2015年的“末班车”,信托业闯入16万亿元时代。

去年,证券投资类信托占比自三季度降低以后,四季度重新回到20%以上,其资金信托投向依次是:工商企业(22.51%)、证券市场(20.35%)、金融机构(17.93%)、基础产业(17.89%)、房地产业(8.76%)。证券市场超越金融机构和基础产业成为资金信托的第二大配置领域。

华融信托袁吉伟表示,占比提升一方面因为房地产、基础产业投资的下降,同时去年四季度以来整个资本市场相对较为平稳,另外2015年整个债市也相对较好。

尤其是去年9月和12月债市“走牛”,投向债券市场的资金信托规模也实现了稳步增长,数据显示二、三、四季度规模分别为1.34万亿元,1.47万亿元,1.55万亿元。

整体来看,房地产信托占比从去年年初的10.04%降至8.76%,同时基础产业类信托占比由21.24%降至17.89%。

业内人士称,房地产信托规模降低与行业景气度有关,近几年来房地产市场并不是非常好,同时房地产风险项目也时有发生;而基础产业信托则受政策影响比较大,43号文中“剥离融资平台公司政府融资职能”的规定限制了这类信托业务的发展。

主动管理能力提升

转型压力下,信托公司开始大力探索并拓展互联网信托、财富管理、PPP、资产证券化等业务。

去年9月份,中信信托联合百度共同推出的互联网消费众筹平台正式上线;此前中融信托也进行了“互联网+信托”的探索,推出中融金服。

财富管理方面,去年12月份业内首推生存金信托,此后外贸信托与兴业银行联手推出首款金融养老信托产品。

此外由于43号文限制,信托公司与政府在基建领域的合作需另寻出路,此背景下信托业首单PPP项目——“唐山世园会PPP项目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落地。

“整个2015年转型力度比较大,确实看到不少信托公司都在开拓创新类业务,或者业务类型由被动向主动转变。”格上理财研究员王燕娱称,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

2015年末,融资类信托资产规模为3.96万亿元,同比下降15.71%。2013年以来融资类信托规模占比逐年下降,2013-2015年分别为47.76%、33.65%、24.32%。

与此同时,投资类信托则始终保持了上升趋势。

殷醒民认为,融资、投资、事务管理“三分天下”的天平已向后两项功能倾斜。信托业不同功能的变动,更多反映了经济发展过程中资金需求方式的优化调整和信托公司主动管理能力的提升。

同时,资金来源也反映了这一变化。2013年以来单一资金信托占比一直处于持续下降过程,2013-2015年分别为69.62%、62.58%、57.36%,而集合资金信托占比则不断上升。

此外,2015年信托公司延续了此前增资扩股的势头,其中重庆信托增资103.6亿元,注册资本从24.4亿元变更为128亿元,注册资本位居首位。

另外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以来有9家信托公司进行增资,增资规模达到242.74亿元。业内人士称,增资增强了信托公司的资本实力,为信托公司增强风险抵御能力提供保障。

虽然数据显示2015年信托业转型初现成效,但《信托公司条例》尚待正式落地,信托产品登记制度的建立、金融债券和次级债券发行以及信托公司IPO、新三板等信托生态环境有待进一步建设。

殷醒民称,要清醒认识到现实的创新空间不仅要花大力气开发,还要突破许多制度性约束和障碍,决非一年之功。

站在今天的节点上,新的挑战已然来临。

作者:张奇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