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镜头记录伤痕 山西老人十年探访近600位惨案亲历

与时间赛跑,用镜头记录伤痕

——七旬老人十年探访近600位惨案亲历者

新华网太原8月26日新媒体专电(“中国网事”记者王学涛)今年70岁的李国庆曾在山西沁县史志办研究抗战史20余年,退休10年来,他独自一人骑摩托车辗转九省三市,拜访了595名日军侵华惨案的亲历者,用镜头记录了他们记忆深处那段血泪斑斑的屈辱史。李国庆说,他一直在与时间赛跑,收集整理一手的口述史,既希望日本政府正视历史做出赔偿,更想昭示国人勿忘国耻,珍爱和平。

与时间赛跑 寻找血债人证

在山西沁县县城一个胡同内的两层小楼内,记者见到了头发花白的李国庆。几近晌午,阳光正毒,他却穿上一身整齐的长袖迷彩服,戴着头盔,拎上照相机、摄像机等家当准备外出工作。记者问他为何穿得这么严实,他说:“热是热点,但耐脏、安全。”

李国庆的一身装备在人群中十分抢眼,对他来说这都是宣传工具。摩托车车身、车尾旗帜及头盔上印着“勿忘国耻,珍爱和平”“走遍中国受害地,见证侵华日军罪证”等字样,车上还播放着《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等革命歌曲,不时引来路人观看。

到了83岁惨案亲历者李孝明家,李国庆先给老人的身份证拍照,然后架起摄像机,就手拉手跟老人聊起了往事。李孝明说,他当时只有八九岁,一天中午五六个日本人闯进了他家,用枪逼着父亲走到门外的大杨树下,日军把他从父亲怀中摔到了地上,他疼得放声哭了起来,刹那间,父亲的脑袋就掉在了地上,满身是血。

“别人都叫爸爸妈妈……我从来没有享受过父母的疼爱,是共产党、毛主席把我养大的。”李孝明两眼含泪,哽咽着说,后来他把父亲的血衣埋了,但这种伤痛一辈子也忘不了。

临走时,老人紧紧握住李国庆的双手说:“侵华日军不知道在中国杀害了多少无辜百姓,你的这种做法对我,对我们国家都很有意义,谢谢你。”

今年70岁的李国庆出身于农民家庭,喂过牲口,当过民办教师,在县剧团工作过,1981年调到沁县史志办工作直至退休。

谈起为何要记录亲历者的口述史时,李国庆说,上世纪八十年代他在史志办工作时,有一次在郭家庄偶遇了两名被日军用刺刀分别刺了17刀、12刀的老太太。当时,她们让他看肚子上留下的伤疤。遗憾的是,他没有照相机,无法拍下来。等到九十年代他再去找这两位老人家时,她们已经离世了。

“时间很残酷,证据没有了,我感到很遗憾。”李国庆说,他意识到随着时间流逝,见证过日军罪行的幸存者越来越少,他应该行动起来去收集亲历者头脑中的“活资料”。

历千辛万苦 见证丑恶罪行

李国庆决心很大。2005年即将退休之际,他买了摩托车、照相机、摄像机,并在出发前由当地出具了身份证明。但出远门成为摆在他面前的第一道坎儿。

“刚开始骑自行车去采访,但时间都耗在路上了,腿上、屁股上也磨破了皮,浸出了血。”李国庆说,后来他开始学骑摩托车。但由于上了年纪有一次该刹车时他却踩上了油门,结果猛得冲了出去撞在墙上狠狠摔了一跤。

事实上,类似的危险对他就像家常便饭,但没有一次危险让他停下前行的脚步。李国庆回忆说,有次他到山西寿阳县羊头崖村去采访,一个老乡给指了一条近路,但却是一条羊肠小道,路面不平只有一米宽,路旁是深沟,有几次差点翻下沟。李国庆说:“到了山顶时,出了一身冷汗,全身衣服都浸湿了。但能得到一手资料,吃点苦也值得。”

有时碰上天气不好,道路更加艰辛。李国庆举例说,他在河北井陉县采访老虎洞惨案时,正遇到阴雨天气。老虎洞位于深山上的半山腰,他硬着头皮来到山脚下拍了照片后就往树林外跑,眼镜弄坏了,等他跑到大路上,山洪倾泻而下。

除了征程坎坷,李国庆还时常遭受别人的冷眼和不理解。“这种时候太多了,我做宣传时经常被城管赶,说影响了市容。有时亲历者愿意说,但他们的儿女们不支持,把我轰出家门。”

遗憾的是,他辛苦采访的成果还曾丢失过一次。在山西洪洞县采访时,他的摄像机、照相机、录像带、胶卷等被人偷走了。“那次损失很大,十几个惨案呢,气得我饭也吃不下。”李国庆说。

为了节省开支,李国庆经常吃一碗面充饥,晚上就在汽车站或火车站附近找一家小店和衣而睡。由于吃饭、住宿都是挑选便宜的,一年出去五六个月绕上几个省市,才花费一万元。

至今让他记忆深刻的是,有一次他落脚到河南林州任村镇的一家旧汽车院内。“臭得没法住,铺盖全是黑的,一晚上就要了我几毛钱。”老李说。

虽然行程艰辛,但李国庆认为自己做的事情非常有意义。他告诉记者,2005年,他到安徽省淮北市渠沟村采访惨案时,当时85岁的赵胜奎对他说,“我冥冥之中在等一个人,终于等到你了。”这位13岁时被日军残害致残的老人,坐着轮椅带他参观了村里的烈士陵园和合葬坟。

“老人讲起往事非常悲痛,他说全村杀死烧死260余人,32户被杀绝,仅他自己家里就有13口人遇害。”李国庆说,老人平时不愿来合葬坟,他说想起惨死的乡亲,心如刀绞。

访九省三市 著书教育后人

十年来,李国庆的足迹踏遍中国九省三市,最北到过辽宁,最南到过浙江,采访到惨案亲历者595人,涉及300余件惨案,并写下两大厚本的行程日记和五卷布的签名。

“一路走来,得到很多人的帮助,很感动。”李国庆说,不少好心人帮他修车、寻找亲历者、留他吃饭。经初步计算,十年来,他共花费约10万元,其中沁县和百姓自愿支持的钱就达一半。

李国庆举例说,2007年,他行走到河南滑县靳庄村时摩托车爆了胎,当时附近没有修车的,一个村民了解情况后,免费帮他把车修好了。为了感谢雪中送炭的情谊他专门在日记本中作了一首小诗:“靳庄爆胎车难行,难中巧遇胡忠心,忠心帮我解危难,难忘忠心助我情。”

与此同时,李国庆的事迹也感动了身边的人。他说,每次外出采访、宣传,给他捐款、送饭、送水的人不计其数,他们中有教师、交警、饭店服务员,有退休老干部也有十几岁的孩子。“有一个叫葛历峰的男子曾硬塞给我三千元,他对我说"看到你就看到了民族的希望"。”

采访过程中,李国庆还收集了一大叠诉讼书,上面详细记载了房屋等财产损失和人员伤亡。但李国庆遗憾的是,他个人之力太过微薄,民间诉讼无法启动,只能尽自己所能,记录好这些珍贵口述史,并不断去呼吁。

目前,他正在整理自己采访的资料,并计划出四卷书。其中,《侵华日军暴行亲历者口述证言》山西卷已经送到出版社。该书包含山西178名亲历者讲述的118件惨案。

“我能尽自己最大努力,给后人留下一份亲历者的口述文字和影像资料,感到很欣慰。”李国庆说,他希望更多人士加入其中,能为曾经“哭泣的中华”讨回公道。

分享到:

0 个人觉得赞好文章 点个赞您已经赞过了+1

查看更多热销产品 大学生分期购物销量榜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