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湖区江豚卫士的喜与忧

中新社岳阳2月20日电  题:洞庭湖区江豚卫士的喜与忧

中新社记者 李俊杰

接完电话,54岁的胡伏林麻利地拿出救生衣套在身上,迅捷赶往东洞庭湖五码头水域。

早已在目的地等候的,是胡伏林的多位“战友”——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的志愿者们。

2月17日上午,洞庭湖江豚保护志愿者在该水域巡逻时,发现岸边停了近10条电捕鱼船,随即向岳阳县渔政局举报。当天下午,他们在电话中商议后决定“再杀个回马枪”,看看附近是否依然存在电捕鱼现象。

“电捕鱼方式跟"杀鸡取卵"一样,渔船所经之处,大鱼小鱼会全部死光,给处于极濒危状态的江豚造成极大的威胁。”胡伏林驾驶着铁驳船,有些无奈地说。

节假日是一些不法分子活动的高峰期。而此时,便是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最忙碌的时候。从正月初一开始,胡伏林和徐沐辉、徐典波等志愿者,每天都会不定时到洞庭湖巡查。

洞庭湖中的江豚即长江江豚,是全球唯一的淡水江豚。数据显示,整个长江流域江豚仅存不足1000头,种群数量以每年5%至10%的速率锐减,现状堪忧。

“江豚灭了,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罪责!”被誉为“江豚奶爸”的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会长徐亚平说,这是他发起成立协会的初衷。该协会系中国民间首个江豚保护机构,成立于2012年1月8日。

作为洞庭湖区的老渔民,胡伏林对江豚有着特殊感情。他会依据“江豚拜风”现象观察天气变化。胡伏林加入江豚保护协会的原因很简单,“人类一定要善待江豚”。在协会里,像胡伏林这样的渔民志愿者占多数。

“令人欣喜的是,与几年前洞庭湖水域剩下70多头江豚相比,如今的江豚数量大约在百头左右,略有增长。”徐亚平告诉记者,这是因为社会各界及政府部门加大了江豚保护力度,也与协会近些年的努力密不可分。

2012年10月,湖南将江豚等水生野生动物保护工作纳入政府绩效考核内容,建立联席会议制度保护江豚,并规定人为因素造成江豚死亡的将依法追究责任。

农业部启动了“江豚保护计划”,并加大对现有各类保护的投入力度。

2015年8月,经湖南省政府批准,华容县集成长江故道县级江豚自然保护区升级为省级江豚自然保护区。这是湖南首个省级江豚自然保护区。

在徐亚平看来,尽管江豚保护取得了一定成效,但保护之路依然漫长艰辛。

徐亚平说,江豚靠回声定位在深水区活动,往来于长江和洞庭湖捕鱼、产仔,对轰鸣的大船十分恐惧。可是,洞庭湖湖面上长期活跃着大量挖沙船和运砂船。今年1月23日,洞庭湖再次发现死亡江豚。经初判,疑被船只螺旋桨旋转打击致死。

徐亚平明白,要留住长江江豚天使般的微笑,仍将是一场持久战。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