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结构改革也是价格改革

结构改革或者结构调整,也是价格改革和价格调整。央行行长周小川昨日在“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6年年会”上发表了这一观点。

周小川最早进入经济学研究起始于数学模型,从接触的各类模型来看,他认为最终结构性问题和价格问题是一个问题,特别是实物供给和需求产生的结构性问题反映的就是价格问题。

当然,前提是一个有效市场的假设。周小川说,关于结构性问题,大家一般先看产品结构问题,在产品市场,绝大多数情况下市场是有效的,但产品价格有时候市场调节不了,特别是一些重要产品。不过从实践来看,最后又发现政府主导的定价也不见得就做得更好,并以成品油定价举例做了说明。

“经过几轮演变,我们国家成品油定价,最后不过就是在国际市场价格上加一个缓冲期,就是延迟20天左右,过滤掉价格高频波动的成分,最后还是跟随国际市场价格。总之很难说明即便某些很重要的产品市场决定价格就是不行的。”周小川说。

由于我国是从传统的中央计划经济过渡到市场经济,因此,周小川认为从思维的角度看,我们比较倾向于看到市场无效或者市场失效的环节。周小川说,在市场失效的环节政府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或者发挥更好的作用,这就涉及有关的讨论,哪些环节市场更加有效,哪些市场环节市场会无效。

周小川认为,更复杂的问题是要素价格。传统意义上,大家理解的要素价格是人力资源、资本、土地。

“我认为原则上来讲,价格实物供求关系也是成立的,只不过情况更加复杂一些,这些复杂的因素应该有一些额外的考虑。这也包括大家所关心的像利率、汇率问题,也是供求关系和价格之间的关系。”周小川说。

周小川认为当前存在很多价格扭曲,把这些价格扭曲消化掉,改革掉,在很多程度上就是结构性改革。

另一个需要强调结构性改革,特别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因素是国际金融危机。周小川说,国际金融危机后,很多国家在复苏中过度依赖财政、货币政策,有些地方财政空间很小,又过度依赖货币政策,所以这两年国际上会思考过度依赖货币政策,过度依赖凯恩斯主义措施的问题,应该更侧重供给侧的考虑,供给侧和需求侧相互配合。

另外,周小川表示,在当前全球化经济情况下,结构性政策和对外经济关系重大。在对外经济题目中,重要的议题就是比较优势转移,随着价格机制的变动,特别是要素价格的变动,比较优势就会发生转移。比较优势发生转移,就会引起价格体系的变化,特别是相对的变化。

作者:卢晓平 周鹏峰 姜隅琼来源上海证券报)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