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仓上市公司调查:易联众原实控人套现18.8亿

虽然大盘持续调整,却并未减缓上市公司发起人减持套现的步伐。


继1月26日晚间,易联众(300096,股吧)披露其股东古培坚于1月25日通过大宗交易方式以15.58元/股的价格减持公司640万股。


1月27日晚间,易联众再次发布公告称,古培坚于26日以均价16.21元/股再度连续减持615万股,占总股本的1.43%。


事实上,在1月27日当天,古培坚的减持计划或依然在继续实施。


深交所1月27日盘后信息还表明,易联众当日大宗交易成交575万股,成交金额9343.75万元,买卖方皆与古培坚今年以来减持的证券营业部相同。


“他(古培坚)之前已经披露了减持股份的计划,目前计划正在进行中。”1月27日,易联众相关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其减持走的是大宗交易,没有违反证监会2016年1号文关于3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股份不得超过总股本1%的规定。”


根据之前有关减持公告,古培坚将在今年7月10日之前实现对易联众的清仓计划,而其系易联众发起人和原实际控制人,上市之初持有占易联众35.63%的股份。


原实控人已套现18.8亿


古培坚准备清仓易联众显得迫不及待。


2015年12月23日,古培坚通过易联众发布公告称,计划在2016年1月11日至7月10日的6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全部所持占易联众9.77%的4200万股。本次减持计划完成后,其不再持有公司股份。


此时,证监会有关“不得减持”规定尚在有效期内,而证监会2015年7月8日作出的持股5%以上股东及董监高在6个月内不得通过二级市场减持的规定,刚好在今年1月11日(1月9日和10日是双休日)失效。


对于减持套现目的,古培坚的理由自始至终没有变化:个人投资新项目和理财需要。


公告显示,在证监会有关“不得减持”规定刚失效的今年1月,古培坚已至少通过3次大宗交易,合计减持约占易联众2.98%的1515万股,套现金额为24113.35万元。而其所持剩余的2685万股中有300万股被质押,而按照有关安排,这部分股权也将在解除质押后进行减持。


事实上,古培坚此前已有掐点和顶格减持的先例。


2010年7月28日登陆创业板的易联众,其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古培坚所持部分的1532万股于2013年7月29日起解除限售,但当年半年报窗口期刚过,古培坚就通过大宗交易在2013年9月2日和5日合计减持1500万股,套现23490.5万元,使之持股比例降至26.91%。


此后,古培坚又在2013年12月26日通过竞价交易以24.48元/股减持30万股,使其当年减持股份比例达到最高限额。


2014年7月22日,其再次以均价20.2元/股减持了占易联众0.76%的130万股。


似乎是为了绕开每年减持不超过所持25%的限制,易联众2014年8月12日公告,古培坚辞去董事长并不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而离职后半年内不转让所持股份的期限一过,古培坚就开始大肆卖出所持易联众股份,从2015年3月18日至5月27日,其分8个交易日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1730万股。


但由于此后股市深幅调整和证监会出台不得减持相关规定,去意已决的古培坚又采取变通方式,将所持中占易联众12.79%的5500万股,于2015年8月24日作价106865万元协议转让给其继任者、易联众董事长张曦。


从上述数据计算可知,古培坚自其所持股份解除限售以来,已累计减持和转让占易联众总股本的29.39%,合计套现187997.31万元,而其所持剩余股份按1月27日收盘价还有40973.1万元市值。


实现130倍持股增值


古培坚如此决然“抛弃”易联众,其今年1月的减持行为亦引起争议。


2015年7月9日,易联众公告称,包括董事长张曦、总经理雷彪等在内,将在公司股票复牌后两个月内合计增持不低于4900.02万元。


但当年10月27日复牌后,其履行增持承诺却无动静,直至即将期满的12月25日才公告表示,因公司非公开发行事项一直处于推进过程当中,存在未公开披露的内幕信息,决定对增持承诺延期履行,待相关内幕信息已披露且不存在其他内幕信息后的两个月内增持。


“非公开发行事项目前还在促进当中,自复牌以来至今没有新的进展。”前述易联众相关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之前有跟深交所沟通过,在定增内幕信息披露完全释放之前的敏感期,增持都不妥当。”


可是,存在公司所称“未公开披露的内幕信息”的易联众,其持股5%以上重要股东并且曾为公司董事长和实际控制人的古培坚,却在此期间进行了大笔减持套现。


“古培坚不需要遵守这个敏感期的规定,而且他没有参与公司经营,这些内幕信息他都是不知情,只是一个持股5%以上股东而已。”上述易联众相关人士称,“公司向互联网企业转型正在推动,没有停下来。”


按照此前公告,易联众拟定增再融资56亿元投向民生云、医疗健康云、智慧金融、支付云等项目,但其拟引入的大型战略投资人尚未达成认购意向。而易联众于2015年5月28日开市起停牌筹划此重大事项之后3个月,古培坚才通过转让12.79%股权退出实际控制人位置。


而古培坚正在实施的清仓计划,其背后是极低的持股成本。


公开资料表明,2007年3月20日,时任易联众执行董事的古培坚,通过管理层收购的方式,以对价3107万港元(汇率0.99)获得易联众65%股权。2007年12月29日,古培坚将其持有的14%股权按780.99万元分别转让给5名自然人,之后在2009年2月16日又以540万元转让3.125%股权。


计算可知,扣除两次出让股权所得,古培坚所持上市后易联众35.63%的持股成本仅为1754.94万元,但其如今包括减持套现和所持市值已高达22.897亿元,实现了逾130倍增值。


在其股权获得百余倍增值的另一面,在易联众上市前的2009年,其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就达到3144.21万元。而上市六年后,如今的业绩表现却差强人意,其预计2015年净利润为2000万元-2500万元。。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