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煤电脱困升级应当走出去(之一)(图)

,水电、核电、风电发电量则分别增长4.2%、28.9%和12.8%。再看发电设备利用率,火电情况恶化最为显著。2015年全国6000千瓦及以上电厂发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为3969小时,同比减少349小时,跌落到197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其中水电、核电、风电设备同比分别降低48小时、437小时和172小时;火电设备装机容量最大,年底全国火电装机容量9.9亿千瓦,远远高于水电(3.2亿千瓦)、核电(2608万千瓦)和风电(1.2934亿千瓦),2015年设备平均利用小时4329小时,同比减少410小时,绝对减少量仅次于核电,降幅比核电还大,因为火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是从4739小时下降410小时,降幅8.7%;核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是从7787小时下降437小时,降幅5.6%。

电力工业的困境已经波及发电设备制造业,2015年全年,我国发电机组(发电设备)产量1.24409亿千瓦,同比下降13.8%。

展望未来,考虑到环保减排、部分高能耗高污染产业去产能等因素,我国煤炭和火电(特别是煤电)产业未来数年总体上将继续承受沉重压力。《煤电节能减排升级与改造行动计划(2014-2020年)》已经明确提出,我国的目标是努力实现供电煤耗、污染排放、煤炭占能源消费比重“三降低”和安全运行质量、技术装备水平、电煤占煤炭消费比重“三提高”,打造高效清洁可持续发展的煤电产业“升级版”。面对这一局势,压缩关闭技术落后煤炭和煤电产能、对全国煤电推行技改升级已成煤炭煤电产业脱困升级必由之路;而在这个进程中,在“一带一路”框架下推动我国煤炭煤电产业走出去,不仅直接有助于缓解我国相关产业去产能对就业、销售等方面的冲击,而且有助于抑制国际市场石油价格,改善我国这个世界最大石油进口国的市场地位,还有利于我国先进电力设备等制造业提高国际市场地位。

在“一带一路”框架下推动我国煤炭煤电产业走出去的策略之所以可行,是因为世界上几个增长潜力最大、人口最多的新兴市场经济体多数有着强烈的内在动机以煤电替代油、气,中国先进的煤电技术和“一带一路”计划使得这种替代有希望大规模成为现实。中国、印度、巴基斯坦、印尼、越南等国都拥有丰富的煤炭资源,为了改善国际收支和财政状况(因为石油天然气补贴较高),他们有着强烈的内在动机大力发展先进煤电,替代燃油、燃气电厂,在此基础上用电动机车替代内燃机车,甚至用煤电驱动电动汽车替代一部分燃油汽车,从而节省石油、天然气进口费用,或是节省下更多的石油、天然气获取出口收入(如越南、印尼)。石油净进口国这种动机更强烈,其能源消费越是依赖进口石油天然气,以先进煤电替代进口石油天然气的内在动机越强。

正是在这种动机下,在新世纪以来经济高速增长时期,中国能源消费总量几乎增加两倍,石油占比反而从2000年的22.0%一度跌落到16.4%的低谷(2009年),到2014年也只是回升到17.1%;煤炭占比则从2000年的68.5%上升到72.5%的高峰,2014年仍然高达66.0%。在这一进程中,中国发展起来世界一流的煤炭采掘、运输和燃煤发电技术,装备2 100万千瓦超超临界燃煤发电机组的上海外高桥第三电厂已经连续4年刷新燃煤发电最低煤耗世界纪录,2013年其供电标准煤耗就已达到276克,为同类机组目前世界最好水平,且其粉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浓度全部优于中国燃气轮机发电机组的排放标准。

正是基于本国技术水平和业已实现的成绩,《煤电节能减排升级与改造行动计划(2014-2020年)》底气十足地提出了一系列高水平的能耗和排放目标:行动目标定为全国新建燃煤发电机组平均供电煤耗低于300克标准煤/千瓦时(以下简称“克/千瓦时”),东部地区新建燃煤发电机组大气污染物排放浓度基本达到燃气轮机组排放限值,中部地区新建机组原则上接近或达到燃气轮机组排放限值,鼓励西部地区新建机组接近或达到燃气轮机组排放限值;规定新建燃煤发电项目(含已纳入国家火电建设规划且具备变更机组选型条件的项目)原则上采用60万千瓦及以上超超临界机组,100万千瓦级湿冷、空冷机组设计供电煤耗分别不高于282、299克/千瓦时,60万千瓦级湿冷、空冷机组分别不高于285、302克/千瓦时;……相应地,中国有能力在“一带一路”计划下大规模输出先进煤炭采掘、运输和煤电技术,与煤多油少的东道国实现双赢。

以巴基斯坦为例。该国电力缺口巨大,当前全国电力装机为2100万千瓦,电力缺口300万-500万千瓦,即使在伊斯兰堡、拉合尔等大城市,拉闸限电也司空见惯,电力扩容迫在眉睫。在2013年大选中,谢里夫承诺在任期内结束该国持续多年的缺电之苦,被视为其赢得大选出任总理的关键因素之一,也是谢里夫急切地与中国达成中巴经济走廊计划的关键原因之一。

从资源禀赋来看,巴基斯坦适合发展煤电,因为其煤炭资源相对丰富,石油天然气资源匮乏,天然气蕴藏量不过4920亿立方米,石油蕴藏量仅1.84亿桶,煤炭蕴藏量则多达1850亿吨,其中塔尔(Thar)煤田是世界第七大煤田,蕴藏量多达1755亿吨,据称相当于沙特、伊朗两国石油储量之和,且含硫量低,适合发电,巴基斯坦领导人将开发塔尔煤田称为能源领域“最重要的项目”。但巴基斯坦目前电力来源构成中煤电占比微乎其微,依靠进口石油、天然气的火电占压倒多数。根据巴基斯坦驻华使馆经济公使提供的数据,目前巴基斯坦电力来源中有64.99%来自进口石油、天然气发电,30.37%为水电,4.22%为核电,煤电占比不足0.1%。由于巴基斯坦连年深陷财政赤字、贸易逆差“双赤字”困境,2010/2011财年至2014/2015财年,其历年贸易逆差分别为121亿美元、127.5亿美元、151亿美元、161亿美元、179亿美元;2009/2010财年至2014/2015财年历年财政赤字分别为85亿美元、196亿美元、176亿美元、183亿美元、81亿美元、105亿美元,引进中国先进煤电,替代进口石油天然气,成为巴基斯坦稳定宏观经济、弥补国内电力供需缺口的当务之急。(之二明天待续)(编辑 祝乃娟)

作者:梅新育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